长大了? 我们是父母的依靠_公益频道_中山网

乌珠渡:此情可待成追忆_新闻频道_中山网 江上还没有桥的时候,渡船是两岸村民出行首选的交通工具. 乌珠渡口已成历史. 要停渡了,平时不上船的黄锡华在船头迎接乘客. 将乘客平安送上岸. 船不停,香不断. 黄锡华的妻子手上拿着当天收来的轮渡费. 一座座跨江大桥的建成,改变了村民的出行习惯. 沿江两岸的村民,很多都是熟人,上船来都有说有笑. 最后一天上班,船工吴心伦离开时,冲着岸上的人做了个胜利的手势.一汪江水,滚滚波涛,连接黄圃镇吴栏村和石军村,横跨黄圃水道的乌珠渡口,于8月22日正式退出历史舞台.黄圃地域水网交错,上世纪开始相邻地域常常依靠渡口摆渡出行,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,一座座跨江大桥的落成,改变了沿江两岸村民的出行习惯,这些昔日繁忙的渡口,逐渐被历史甩到灯火阑珊处.乌珠渡口同样也不例外.今年8月7日,《关于乌珠横水渡停止渡运公告》一经发布,引起了群众的关注.公告称鉴于乌珠横水渡年审期将至,且纵四线黄圃水道大桥建设已完工,大多数乘客选择从大桥过江,造成乌珠渡过渡的群众日渐减少,渡口经营效益差,承包人无意再继续经营,经上级部门统一决定8月22日停止渡运.“守在这里6年零7个月,我也该告别这里了.”56岁的渡口承包人黄锡华有些缅怀起过去,他回忆并介绍道:“以前每到上下班高峰期,人来人往,都在这里排队等候渡轮,现在断断续续才有人来.每天从早上5点到下午5点,只有不到600元的收入.”黄锡华说,以往每年的清明节是乌珠渡口最繁忙的时候,一天能有上万人过河,但随着乡村公路的不断修建,一座座大桥开通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开车或骑摩托车过海,渡口的衰落不可避免.蕉林、垂柳、吊脚楼、河面上来回往返的渡船……黄圃镇乌珠渡口在这样的风景里已经存在了100多年,然而这些都将成为历史.对于乌珠渡口停运,黄圃镇交通运输分局工作人员苏文炜说,安全考虑是第一因素.黄锡华蹲坐在渡头前,望着天边夕阳西下,有一种凄婉的美感.渡船远去,但抹不去是人们对乌珠渡口的珍贵回忆.

无水漂洗节水七成 省一半人力又环保_新闻频道_中山网